• <rt id="wbssq"></rt>
  • <source id="wbssq"></source>
    <tt id="wbssq"></tt>

  • “暖男”背后

    作者:系統管理員(2014-12-23)

     
        《賣火柴的小女孩》中的小女孩,在非常極端的惡劣生存環境下,最終死了。臨死之前,外婆那溫柔的笑臉,以及向她飛來的燒鵝,成為其死前最后的精神晚餐。這不免讓人唏噓社會保障制度的不完善,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冷漠。

        這樣的小女孩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她們通常在幼年缺乏支持、關愛。從一出生就被剝奪了屬于她自己的價值,或者為家人服務,或者在被嫌棄的過程中戰戰兢兢地尋找其在家庭中的存在位置。這些小女孩,慢慢的,內心便會與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感受不到絲毫溫暖,嚴重缺失來自家庭的關愛,當然也便幾乎沒有溫情的擁抱和被愛的感覺。她們的身體和年齡逐年在成長和增長,但是內在這個脆弱、讓人憐愛的小女孩卻并未隨之長大,只是停滯在那個時期,并且如果沒有專業幫助很有可能會永遠停滯。

        這個小女孩一直在尋找一個媽媽,或者一個爸爸。無論是誰,其實她更需要覓到一個幾近“全能”的照顧者:安撫她,療愈她;關愛并滿足她的合理或不合理的幼年愿望(通常是幼時未被滿足的愿望),甚至要用現在的滿足去撫平她曾經因為缺乏而形成的傷口。這個時候,美麗的童話也就出現了:自己不用努力,或者少努力,只需等待一個人來搭救自己。搭救出來,不光可以肆無忌憚地滿足其現實中的一切需要,對方還要為曾經傷害她的那個人――通常是父母或其他撫養者――“背黑鍋”,理由是:誰讓你愛我來著。由此想到現在的一句流行語“就是有錢,就是任性”,其背后的深層含義是“因為有,所以任性”。

        而暖男的橫空出世,無疑像是在這些小女孩們饑餓難耐之時從天而降的一大塊誘人面包,逢她們極度困乏之時突如其來的枕頭和柔軟的被子。

        暖男,一個從小面對焦慮和冷漠母親的男孩子,一直渴望冰冷又抑郁的媽媽能夠在他的努力討好和順從中快樂起來。他們早熟又隱忍,一切都以媽媽的需要作為動機,又以能夠讓媽媽開心作為他的行為導向;他們忽略自己、壓抑自己,甚至要“閹割”自己,因為與媽媽太親近,會有亂倫的焦慮。

        這樣的兩個成年人,帶著各自幼年的恨及深深的陰影遇見了。暖男看到了用強勢武裝的脆弱女孩。于是,媽媽的記憶出來了――一個冷冷的,自憐的,要求嚴厲并且需要依賴他而存在的媽媽(暖男的媽媽通常會把她的孩子當作不能滿足其匱乏之心理需求的丈夫的補償),在那一刻幻化成了眼前的這個“小女孩”。暖男要去暖她,就好像幼時的自己要去暖媽媽一般,對媽媽百依百順,少年老成,按照媽媽的需要去滿足媽媽;而這個小女孩找到了一個類似“無我并全能”的照顧者,她冰冷、脆弱的心被溫暖、被融化。

       從此,小女孩與暖男便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這通常是童話故事中完滿美好的大結局。只是他們真的可以真愛般地快樂生活嗎?童話里一般這樣寫,因為寫童話故事的人,他們要傳遞出的原本就是屬于自己的幼年幻想,制造烏托邦式的人與情景,給赤裸裸的真實披上一件完美想象的美麗外衣,御寒。但在一個毒舌的心理人看來,那卻不是正能量。在成年人的世界里,童話叫做“意淫”。光良唱“童話里都是騙人的”,不,童話并沒有騙人,只是那些把童話當現實、把完美期待(不合理期待)當合理期待、渴望被無條件滿足的“嬰兒式成人”自己上當了。這類人,有些幻化為文藝青年,有些幻化為搖滾青年,還有些會幻化為某些宗教里的偽信徒,等等,諸如此類。世間萬象,皆因貪嗔癡。嚴重的貪嗔癡者,皆為嬰兒式的成人。

        那樣一個幼年被如此對待的小女孩,她會對父母憤怒嗎?答案是當然會,只是當時若敢將憤怒表達,可能會威脅到生命――父母有可能會拋棄她,會更忽略冷落她,這對于一個無法料自己一切的幼小個體來說,是關乎生死的頭等大事,所以,憤怒不能表達,只能被深深的壓抑下來。同時,她們對于父母的不信任,會蔓延到整個外部世界。在她們的感受和經驗里,父母都不值得信任,還有誰值得信任呢?所以“我需要保護自己”。她們通常用這樣的方式自我保護:冷酷的批判,嚴厲的指責,苛刻的要求;或到處逃避稍微親近的人際關系,用物質交換的方式去看待情感,這樣被她們稱作公平;又或者以外在擁有去獲得價值體驗,這樣被稱作“成功”,同時可以收獲更多尊重和外界認同,在人群中便擁有了存在感;還有,廣交朋友,擁有各式各樣的社會資源,讓自己成為聚會焦點和中心,這樣似乎不會虛空。

       這一切看起來似乎是那么地水到渠成、天衣無縫,但在一個時刻會被全部打回原形:當一個人獨處,要去面對自己的時候,那個弱弱的“小女孩”會如影子一般,纏繞著自己,在那里嚶嚶哭泣。有多少人想把這個影子驅趕走,或者否認她的存在,可惜總是力不從心,內心中的無力感始終充斥著原本就很虛空的心房。

       找到一個人來安撫那個內在的小女孩,似乎是最好的方式。省力,又不需獨自去面對那個連自己都嫌棄的內在小女孩。若有暖男自投羅網,這將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啊,天造地設的一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隨叫隨到,無需開口對方都知道自己的需要并能滿足自己。最關鍵的,他對我沒有要求。因為,一個如此脆弱的小女孩是自顧不暇的,她沒有任何能力去滿足他人的需要。所以,“他對我沒有要求”這一點就顯得尤為重要。

       難道暖男對媽媽沒有憤怒嗎?非也,有的。他想依賴媽媽的愿望生生被從小剝奪,長大還要被另一個女人剝奪,實在令人忍不住為他感嘆:天哪,命苦啊??伤鯓颖磉_憤怒呢?通常是如下幾種方式:我成為性能力不足的人,不滿足你作為女人的需要;我成為一個弱弱的人,不滿足你渴望強大男人保護的需要;我成為一個你若離開會愧疚而死的好人,甚至讓你沒有選擇,你把我變成了一個如此痛苦煎熬的男人。這些,都是被動攻擊的方式,是在表達對媽媽的不滿,也就投射到了身邊女人身上。不過這些過程可能都在潛意識層面活動,暖男們未必能夠意識得到。

       尋找暖男,與其說是女人們繁華過后歸于寂靜,還不如說是絕望后的自我欺騙。當你去尋找暖男的時候,你是否意識到這可能是親密關系之中的情感交換原則外化到另一個層面?或者你對親密關系的理解,更加極端到完全不信任?又或者,“成熟”的你又開始做青春期的白日夢?還是那個像你影子一般的小女孩,開始對你瘋狂的報復,報復你沒有真正去看見、面對和關愛她呢?
      
        對于尋找暖男的女人們,可以嘗試去看看自己那個影子般存在的,曾經受過傷害的自己(即那個內在小女孩),用成熟的自己去安撫并愛護她。而非“報復性”地滿足她,或刻舟求劍般去找尋暖男療愈幼時的自己。因那些方式并不能真正療愈或重寫人生,只是在編織另一個童話欺騙自己而已。
      
       德不配位,必然力不從心。用問題方式去解決既已存在的問題,那或許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看了這個,你還想要暖男嗎?

    有句話說得好,每個男人都可能是暖男,只是暖的不是你!同理,每個女人都可能是滋養者,只是你可能不值得被滋養。

    作者:胡慎之      
    轉載自:壹心理網

    久久免费视频,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男女性高爱潮免费视频,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